海运| 陆运| 空运| 综合物流| 船务新闻| 口岸/园区| 贸易| 宏观经济| 产业经济| 时政新闻| 图文天下| 物流专题| 物流网评| 贸易专题| 财经观点| 深度观察| 贸易网评

收藏 贺军:地方偿债风险压力在不断上升

http://www.jctrans.com/ 2018-11-05 财经综合报道

导读: 在中国当前的各类债务中,哪一类债务的压力最大?根据安邦咨询的跟踪研究,在政府债务、企业债务和家庭债务中,企业债务最为严重。

    在中国当前的各类债务中,哪一类债务的压力最大?根据安邦咨询的跟踪研究,在政府债务、企业债务和家庭债务中,企业债务最为严重。
 
  有数据显示,中国非金融企业的债务规模(剔除地方政府融资工具债务)总计人民币77.9万亿元,相当于GDP的122.3%,仅低于新加坡的201%,但显著高于大部分国家的水平(韩国为105%,日本为101%,美国为67%)。2009年以来,中国企业的债务急剧增长,年均复合增长率达20.5%。预计这些债务中的60%左右来自国有企业,它们为执行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而进行了大量融资。据汤森路透对1400家公司进行的最新调查,中国企业债务规模是GDP的160%,是美国企业债的2倍多。
 
  中国的家庭债务问题并不严重。据有关机构测算,2014年中国家庭债务规模为人民币23.1万亿元,相当于GDP的36.3%,远低于多数发达经济体。2014年家庭债务与家庭金融资产之比仅为23%,在中国金融总资产中的占比仅为10%。得益于收入快速增长以及较高的储蓄率,中国的家庭积累了相当规模的资产,这成为中国家庭债务安全的保证。
 
  在政府债务方面,国家统计局官员今年7月称,包括中央债务在内的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仍在60%的安全线以内,仍是安全可控的。但有外资估计,包括直接债务和或有负债在内,2014年中国政府债务总计为人民币38.8万亿元,相当于GDP的61%。其中,中央政府债务相当于GDP的23%,而地方政府债务相当于GDP的38%。值得注意的是,2009-2014年,地方政府债务年复合增长率为27.6%,远超过GDP12.3%的年复合增长率。虽然目前政府债务规模风险在可控范围内,但最近几年均为偿债高峰,政府加杠杆风险较大。
 
  不过,衡量中国的政府债务恐怕不能用静态的数据来看待。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风险可能比一般估计的更为严重。
 
  有最新信息称,中国财政部计划再次增加今年地方置换债券额度。今年额度将从现在的3.2万亿元人民币增至3.8万亿-4万亿元,增幅最高达25%。最终额度还可能调整,而且需要国务院批准。虽然财政部目前尚未证实这一信息,但今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在建项目后续融资规模约为7000亿元,这与上述消息中透露的新增额度(6000亿-8000亿元)接近,有市场人士估计,可能上述消息提供的新增置换债券额度是在建项目后续融资额度。
 
  今年5月,财政部、人民银行、银监会三部委发布《关于妥善解决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在建项目后续融资问题意见的通知》,支持在建项目的存量融资需求,确保在建项目有序推进。目前计算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时包括三部分,分别是截至2014年底的政府债务余额、2015年新增债务余额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在建项目后续融资。根据《国务院关于提请审议批准2015年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的议案》,2015年地方政府债务限额锁定16万亿元,其中截至2014年底的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余额15.4万亿元,2015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券额度为6000亿元。
 
  今年8月底,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曾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经全国人大、国务院批准,今年下达3.2万亿元置换债券额度。据财政部测算,1万亿元的置换债券能让地方政府一年减轻利息负担400亿-500亿元。若按此估算,4万亿元的债券置换能让地方政府减轻利息负担或在1600亿元到2000亿元之间。
 
  地方债务置换的本质是拿时间换空间,将现在的债务压力推迟到未来去解决。从财政部今年连续加大地方债转换规模来看,地方政府债务的风险程度可能比市场一般估计的要严重。在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地方财税收入减少的背景下,短期偿债压力会给地方带来多重影响,一是直接的债务违约风险,二是束缚地方的发展空间。目前地方财政基本上都是“吃饭财政”,根本无力独自解决过去大干快上积累的债务压力。这可能是财政部不断扩大债务置换规模的重要原因。
 
  财政部扩大地方债务置换规模是一个信号,显示经济下行之下的地方债务风险正在不断上升。

本文关键词:企业 债务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锦程物流网”的所有文字、图片等作品,版权均属锦程物流网所有,转载必究。若转载使用,须同时注明稿件来源和作者信息,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贸易网评

作为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主...
随着中国从贸易大国转变为贸易和投资大国,中国已步入全球主要经济大国的行列,新的地位意味着新的责任。 [详细]

财经评论 深度观察

贺军:地方偿债风险压力在...
在中国当前的各类债务中,哪一类债务的压力最大?根据安邦咨询的跟踪研究,在政府债务、企业债务和家庭债务中,企业债... [详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