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运| 陆运| 空运| 综合物流| 船务注册即送39,无需申请| 口岸/园区| 贸易| 宏观经济| 免费白菜网站大全2018经济| 时政注册即送39,无需申请| 图文天下| 物流专题| 物流网评| 贸易专题| 财经观点| 深度观察| 贸易网评
锦程物流网资讯中心注册即送39,无需申请频道空运注册即送39,无需申请 > 最高法裁定:龙江航空在飞机纠纷案中败诉

收藏 最高法裁定:龙江航空在飞机纠纷案中败诉

http://www.jctrans.com/ 2019-11-18 微信

导读: 2019年7月,龙江航空与中飞租之间飞机纠纷案经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以龙江航空败诉而告终。

  2019年7月,龙江航空与中飞租之间飞机纠纷案经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以龙江航空败诉而告终。

  围绕这场纠纷,双方已争执较量了两年多之久。

  1 缘起:龙江航空租了一架旧飞机

  龙江航空可谓国内最小的航空公司之一,在成立运营之初就陷入困境,因为股东实力相对较弱,无力提供龙江航空所需的庞大资金需求。

  当初定购的飞机,龙江航空已无力支付购机款。飞机都没有,怎么获得运行合格证,怎么开航呢?

  后来龙江航空找到中飞租,2016年5月31日,双方签订协议确定龙江航空向中飞宝庆租赁1架A321飞机。

  述协议约定

  1.龙江航空向中飞宝庆租赁一架空客二手飞机,租期48期,每期3个月,租赁期为144个月(12年),除第1期租金为62万美元外,其后每期租金为93万美元,该飞机租金总额为4433万美元。

  2.除租金外,龙江航空应向中飞宝庆支付共48期的增值税税金和维修储备金,这两项款项每期均浮动。

  3.如龙江航空未按约定支付各项费用,则应向中飞宝庆支付罚金,罚息率为6个月LIBOR和年率8%之和的利率。

  4.龙江航空还应向中飞宝庆支付500万美元保证金,在无违约事件未决的情况下,中飞宝庆将保证金的款项退还至龙江航江。

  5.如龙江航空未能及时支付相关款项则构成违约,中飞宝庆可以终止飞机租赁,龙江航空赔偿中飞宝庆相关损失。

  为保证债务的履行,中飞宝庆、龙江航空、张玉铭签订《保证合同》一份,约定:张玉铭、湘玉公司、海富公司为龙江航空完全履行在《飞机租赁协议》及补充协议项下的义务向中飞宝庆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2016年6月3日,龙江航空经过检测确认接收MSN4611飞机。这架飞机装配的是两台CFM56发动机。

  2 纠纷:飞机故障、拖欠租金

  飞机交付后,龙江航空进行了试运行,但随后一台发动机损坏导致飞机不能正常运行,龙江航空将损坏的发动机发送珠海维修,MSN4611飞机停放于哈尔滨太平机场。

  此后龙江航空一直拖欠飞机租金等费用。

  2016年7月至2017年4月,中飞宝庆多次向龙江航空发出函件,要求龙江航空向中飞宝庆支付欠付的各项费用及罚金。

  2016年10月13日,中飞宝庆向张玉铭、湘玉公司、海富公司发出函件,要求张玉铭、湘玉公司、海富公司为龙江航空的欠付款项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2017年6月16日,中飞宝庆向龙江航空发出《解约通知》,函告龙江航空解除协议;并要求龙江航空公司应立即停飞MSN4611飞机,向中飞宝庆公司返还飞机及全部文件,支付欠付款项,赔偿相关损失。

  2017年6月16日,中飞公司在香港发布公告,终止与龙江航空的两份租赁协议。

  3 转折:双方协商

  后经双方协商,2017年9月1日,中飞宝庆与龙江航空签署《谅解备忘录》一份。

  主要内容为:龙江航空在2017年9月15日前,向中飞宝庆支付拖欠租金以及其他费用,并向中飞宝庆增加100万美元临时保证金;龙江航空仍然占有MSN4611飞机,继续支付各项款项,并履行各项义务。

  《谅解备忘录》签订后,

  2017年9月4日,龙江航空公司向中飞宝庆支付104万元;

  2017年9月5日,龙江航空向中飞宝庆支付93万美元;

  2017年9月15日,龙江航空向中飞宝庆支付1416万元;

  2017年9月28日,龙江航空向中飞宝庆支付500万元;

  2017年10月26日,龙江航空向中飞宝庆支付420万元;

  2017年12月4日,龙江航空向中飞宝庆支付70万元。

  不知是无力承受租金的压力,还是基于其他什么考虑。

  2017年12月8日,龙江航空向中飞公司发出通知,决定自2017年12月8日起终止与中飞公司有关MSN4611飞机租赁交易。

  4 诉讼之一:黑龙江省高院一审

  随后中飞宝庆上诉至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提出如下诉讼请求:

  1.龙江航空立即向中飞宝庆返还飞机及全部文件;

  2.龙江航空配合中飞宝庆办理飞机相关手续,并承担相应的费用;

  3.龙江航空支付欠付的租金232万美元及罚金32万元、税金及罚金208万元、维修储备金及罚金110万元;

  4.龙江航空支付自2018年6月3日至2019年12月31日MSN4611飞机的空置期损失687万美元;

  5.龙江航空支付自2020年1月1日至2028年6月2日MSN4611飞机的租金损失366万美元;

  6.龙江航空支付有关成本和费用296万美元;

  7.龙江航空支付退机费用850万美元;

  8.龙江航空支付将MSN4611飞机重新客户化的费用155万美元;

  9.龙江航空支付已实际产生的维权费用138万元;

  前述3-9项费用扣除龙江航空已支付的各项费用,龙江航空还须支付折合人民币1.29亿元;10.张玉铭、湘玉公司和海富公司就龙江航空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11.龙江航空、张玉铭、湘玉公司、海富公司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龙江航空出反诉请求:

  1.中飞宝庆赔偿龙江航空MSN4611飞机停飞期间的经营收益损失暂计5200万元;

  2.中飞宝庆返还龙江航空飞机停飞期间的租金、税金、维修储备金1449万元;

  3.中飞宝庆赔偿因其违约给龙江航空造成的经济损失66万元

  4.本案本诉与反诉费用由中飞宝庆公司承担。

  龙江航空认为:

  1.中飞宝庆公司向龙江航空公司交付MSN4611飞机后,飞机在仅飞行240小时、105个飞行循环时,飞机的发动机就发生了严重质量问题,龙江航空公司有理由相信在飞机交付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发生严重的质量问题,是飞机在中飞宝庆公司交付之初就存在问题。

  2.根据中飞宝庆的要求,飞机维修必须征得其同意,但中飞宝庆在飞机发动机发生故障后迟迟不作出同意龙江航空维修的指令,导致龙江航空遭受了巨额的经济损失,中飞宝庆应向龙江航空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3.2017年6月16日中飞宝庆单方在港交所发布了终止《飞机租赁协议》的公告,对龙江航空公司造成了极大的声誉影响,中国民航局向龙江航空作出了处罚,应由中飞宝庆向龙江航空公司赔偿损失。

  中飞宝庆认为:

  1.涉案飞机是龙江航空因无力支付购机款,请求中飞宝庆购买飞机后转租给龙江航空,故飞机的选择和检验都是由龙江航空来完成的,龙江航空曾在《最终接收证明》上签字确认飞机状态良好、无质量问题。

  2.中飞宝庆没有对龙江航空是否维修发动机进行批示的权利。

  3.涉案飞机两台发动机均已不在飞机上,另有几十个部件缺失,已经不是适航状态,中飞宝庆将会就涉案飞机的零件缺失情况再行向龙江航空追偿。

  这桩官司显然是龙江航空违约,因此在2018年6月11日黑龙江高院判决如下:

  一、中飞宝庆与租赁协议解除有效。

  二、龙江航空有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中飞宝庆返还飞机及文件并配合办理相关手续。

  三、龙江航空支付租金及罚金48万美元;

  四、龙江航空给付损失774万元;

  五、龙江航空给付中飞宝庆维权费用14万元;

  六、张玉铭、哈尔滨湘玉金、黑龙江海富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七、驳回中飞宝庆的其他诉讼请求;

  八、驳回龙江航空的反诉请求。

  支持了中飞宝庆的大部分请求,不过赔偿金额大为减少,只支持了租金、税金、维修金及其罚金,其余退租费、空置费、改装费、租金损失等没有得到支持。

  5 诉讼之二:最高人民法院二审

  龙江航空上诉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上诉请求:

  1.请求撤销黑龙江省高院民事判决;

  2.请求依法判令龙江航空与中飞宝庆继续履行《飞机租赁协议》;

  3.请求依法判令支持龙江航空在原审中反诉请求中飞宝庆因其违约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6714.69万元;

  4.请求依法判令一、二审诉讼费用全部由中飞宝庆承担。

  中飞宝庆则请求支持黑龙江高院的判决,要求龙江航空赶快还飞机,驳回龙江航空诉讼请求。

  2018年12月24日,最高院认为龙江航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并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4 诉讼之三:最高人民法院再审

  最高院终审之后,没想到龙江航空再次上诉至最高院请求再审。

  2019年7月19日,最高院认为龙江航空的再审申请不符合应当再审的情形,裁定如下:

  驳回龙江航空的再审申请。

  5 龙江航空陷入困境

  不过虽然中飞宝庆赢得了诉讼,但在执行中遇到了困难,诉讼中的标的物机号B-8289(MSN4611)飞机缺失包括两台发动机在内的47件部件。

  两台发动机其中一台仍在珠海维修未取回,另外一台拆卸安装在龙江航空公司的其他飞机上运行。

  时至今日,龙江航空仍然还是维持初始运营的三架飞机,但其中一架已无法运营,租赁方在催要飞机;另一架也是中飞旗下的中飞绍定购买并租赁给龙江航空,现也已发生纠纷。

  此外龙江航空欠付海富公司4亿余元的巨额债务尚未履行。

  试图引入的金东投资集团又与龙江航空以及张玉铭发生纠纷。

  2019年4月3日,北京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

  龙江公司、张玉铭等返还金东公司股权投资款5.12亿元,支付利息465万元;并从2018年10月23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以5.12亿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的标准向申请人支付利息。

  到目前为止,上述案件,都未得到执行。

  资料来源:(2019)最高法民申1987号

  (2017)黑民初133号

  (2018)最高法民终1218号

  (2019)京04民特209号

1、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锦程物流网”的所有文字、图片等作品,版权均属锦程物流网所有,转载必究。若转载使用,须同时注明稿件来源和作者信息,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锦程物流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白菜彩金网址大全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果你对作品内容、图片和版权等问题存在异议,请联系我们,电话:0411-39016852,QQ:2355564168。锦程物流网工作人员会及时回复并处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