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运| 陆运| 空运| 综合物流| 船务新闻| 口岸/园区| 贸易| 宏观经济| 产业经济| 时政新闻| 图文天下| 物流专题| 物流网评| 贸易专题| 财经观点| 深度观察| 贸易网评
锦程物流网资讯中心新闻频道综合物流 > 青旅物流总部“物是人非” 加盟商:收购的全峰快递原股东隐瞒债务

收藏 青旅物流总部“物是人非” 加盟商:收购的全峰快递原股东隐瞒债务

http://www.jctrans.com/ 2019-01-25 中国经济网

导读: 临近春节,与7家上市快递公司纷纷“晒”全年业务量的红火场面相比,有些二、三梯队快递公司却处在另一个寒冷的极端。

  临近春节,与7家上市快递公司纷纷“晒”全年业务量的红火场面相比,有些二、三梯队快递公司却处在另一个寒冷的极端。

  近日,青旅物流被曝原本承诺员工和加盟商的薪资、押金等补偿未全部兑现。1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多位前全峰快递加盟商、青旅物流员工处证实了该消息。

  这已不是青旅物流第一次被曝资金短缺,自2018年4月开始,关于青旅物流和全峰快递网络瘫痪、业务暂停和员工欠薪的传言就一直未断过。

  1月2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青旅物流位于北京大兴区金星路24号的总部探访发现,办公地点大门紧闭,只有侧门有保安值守,周围鲜有人员走动。据保安透露,青旅物流已搬离数月,但是这期间依然陆续有人来公司要账,也有法院来调查情况,在发现青旅物流早已人去楼空之后,最近来的人少了。

  自2015年进军物流配送行业起,青旅物流“买买买”似乎从未停止。但在2017年4月收购全峰快递后,青旅物流走得似乎不太顺利。这个由花钱不曾手软的“金主”和快递黑马全峰快递强强联合编织的二线快递公司“突围”之梦,已然变得摇摇欲坠。

  《青旅联合物流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关于北京全峰快递有限责任公司相关审计结果的说明》截图

  去年3月开始停摆?

  江西抚州一位全峰快递加盟商徐先生(化名)怎么也没有想到,网点瘫痪、业务暂停、北上讨要赔偿陷入无止境等待成为他2018年生活的主要内容。徐先生于2014年6月1日加盟全峰快递,原本小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现在却变成一个四处碰壁的要账人。

  据徐先生介绍,现在,他手上持有盖了青旅联合物流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和全峰快递印章的欠款达65万元,包括干线运输的费用、网络派费、操作费和3万元的网点押金。

  2017年4月,全峰快递被青旅物流收购后,包括徐先生在内的多数加盟商都看好青旅、全峰“强强联合”的前景,甚至有人不惜抵押房屋借款,加大对网点的投入和建设。

  据徐先生回忆,一开始大家都信心满满,但从2017年9月开始,班车合同就临时中断,不少网点加盟商被拖欠班车费用,当时就有加盟商想在拿到了押金和班车费用后退出不干了。

  2017年11月,青旅物流向加盟商透露,其接下来将有规模不下20亿元的融资进来,并在官网上鼓励员工“砥砺前行”。彼时,这也让不少加盟商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决定留下来等一等。

  “但到了2018年3月,大多数网点开始停摆,再往后就是各个站点的彻底停工,甚至江西省的分拨中心都没有人了。”徐先生表示。

  2018年5月,徐先生作为江西地区的代表前往北京青旅物流总部沟通,当时有股东和公司高层出面表示,青旅物流方面正在接触投资人,新的款项很快就会到位,公司将在正常运营后按计划分几年返还加盟商押金和赔偿。

  不过等到现在,承诺给部分补偿的日子已过去许久,徐先生称其还没有拿到一分钱。

  徐先生的经历并非个例。陕西、四川、江苏、贵州等地的多位加盟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映,青旅物流还欠他们至少3万元的押金和其他费用。

  除了原全峰快递的加盟商,受到牵连的还有青旅物流的员工,一位前青旅物流四川分部销售内勤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从2018年3月开始就发不出来工资了,后来跟公司签了离职协议,公司承诺在2018年9月15日前支付15000元的工资和一个月工资作补偿,但是至今没有收到公司的补偿款。

  “刚开始发不出来工资,大家还坚持了几个月,后来办公楼也被房东收回了,(员工)也就各谋出路了。”上述销售内勤表示,“听说是公司收购了全峰快递后欠了很多外债。”

  针对上述青旅物流前员工和全峰快递加盟商的说法,记者试图与青旅物流及全峰快递取得联系进行求证,由于青旅物流官方网站上未刊登联系方式,记者只能拨打全峰快递官网上的客服电话,但截至发稿,未能拨通。

  记者又通过天眼查获取了青旅物流的联系方式,并试图通过此联系方式从公司得到回应,一位男士在接到电话后表示,自己曾经是青旅物流的,但是“现在没什么好说的”。记者还通过天眼查发现,2018年以来,青旅物流经历了人事变动,2018年9月13日,原公司经理、法定代表人徐云波退出,宋起成为公司新的法定代表人。

  审计材料曝光

  曾经风光一时的青旅物流原办公地点,如今只剩下招牌拆除后留下的浅浅印记。

  无论是加盟商还是青旅前员工,似乎都将矛头指向了全峰快递,曾经一度比肩顺丰通达,叱咤快递红海的那匹黑马,如今不仅黯然落幕,还留下了一地鸡毛。

  与起家于上世纪90年代的顺丰、通达系等老牌快递公司相比,创办于2010年的全峰快递虽姗姗来迟,但发展势头让前辈惊叹,中通高管出身的创始人陈加海也让全峰快递充满了传奇色彩。

  公开资料显示,全峰快递仅在2013年就获得3轮融资,此后也保持一年融资一轮的节奏。

  全峰快递创立7年,就覆盖华东、华南、华中、华北和西部地域,快递网点7000余家,并在投资亚风快运后布局“快递+快运”的双品牌运营战略。除此之外,还先后推出互联网金融P2P网贷产品“全峰e收贷”、社区O2O服务、移动APP“峰宝”等,并一度被曝出谋划上市。

  “全峰最开始的政策、定位包括价格都是比较良好的,但是陈加海个人的资金有限,后面的几步融资也开始出现问题。”徐先生表示。

  2016年11月1日,全峰快递官方正式宣布引入青旅联合物流集团的战略投资,青旅物流拟注资12.5亿元成为全峰主要战略投资人,并将陆续补充完成营运资金20亿元;2017年4月,全峰正式确认整体并入青旅物流集团,重组为快递事业部,随后经过系列调整,陈加海被免全峰总裁的相关消息传出。

  2017年4月收购全峰快递后,青旅物流相继形成了六大事业部,包括快递事业部、快运事业部、立马到事业部、e派事业部、云仓事业部和冷运事业部。

  在通达系等快递公司陆续起网试水快运时,青旅物流也在2018年初顺势起网,当时有专家认为,此番布局快运网点,也将起到协同整体业务的作用。但是免费白菜网站大全2018业内人士则对“什么都做、什么都买”的青旅物流接下来的资金投入表示担忧。

  这似乎是青旅物流最后的努力。直到现在,青旅物流的官方微信公众号的推送还停留在2018年2月2日宣布“2018招商加盟工作部署会议胜利召开”的这一天。

  原本被外界和很多加盟商看好的强强联合,与预想的差距却在拉大。青旅的加入没有将全峰快递拉出资金短缺的泥潭,全峰快递也没有加速青旅物流前进的脚步。

  徐先生提供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青旅物流于2018年6月29日发布给网点负责人的《青旅联合物流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关于北京全峰快递有限责任公司相关审计结果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显示,青旅物流在投资全峰快递过程中,因原股东隐瞒公司债务,青旅物流本可按约定终止投资,但为保证全峰快递正常运营,青旅物流持续对全峰快递以借款方式进行资金补充。

  同时《说明》透露,第三方审计报告反映出全峰快递在经营管理中存在大量内部关联交易和部分收购业务估值偏差,给后继股东带来损失。青旅物流作为全峰快递大股东,承诺将履行作为股东的出资义务,在(2018年)7月15日支付30%;(2018年)8月31日支付30%;(2018年)9、10月各支付30%。

  至于青旅物流随后是否履约出资不得而知,但是目前来看,瘫痪的网络、暂停的业务似乎没有复活迹象。

  “在进行兼并重组时,收购方要尽快资产证券化,否则收购方就要面临欠债的风险。”贯铄企业CEO、快递专家赵小敏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而青旅物流未来能否重新翻身,赵小敏认为,机会不是很大,但是不排除有股东变化整合的可能性。对青旅物流来说,更重要的是在业务上做减法。

  二三梯队机会何在?

  资金短缺、股权变化的内忧加上头部玩家的外患,最终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青旅物流后来自身也发生了股权变化和战略调整,随着背后大股东的变化战略变化非常明显。”赵小敏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青旅物流在收购全峰快递时的定位和对市场的判断都是有问题的,2019年也会有企业有类似的问题出现。

  “青旅物流收购全峰快递后盲目做大做强的思路是不对的,在目前的竞争环境下,做纯快递、快运不是花钱就能解决问题的,对于二三梯队的快递公司来说,需要做细分化,或者专注于某个区域或者做某个行业的解决方案。”赵小敏表示,“做全国业务的机会已经不是很多了,除非背后有巨大整合能力的资源支撑。”

  与全峰快递和青旅物流的尴尬境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8年,中国快递业务量累计507.1亿件,同比增长26.6%。这也意味着中国快递进入年增量超百亿的发展新时期(2017年全国完成快递业务量完成401亿件),顺丰、通达系等2018年的业务量都在稳健提升。

  另一方面,物流领域在2018年的融资规模和频率都可谓很吸睛,京东物流、满帮等互联网属性较强的新一代物流公司开始渐露锋芒,物流领域正蕴藏着前所未有的机会。

  繁荣背后,传统快递和传统物流公司两极分化的“马太效应”愈发明显,对二三梯队的快递公司来说,日子一天比一天艰难。

  数据显示,从2018年上半年的市场来看,超七成的快递市场份额已经被资本化的快递头部企业所掌握,剩下的十余家快递品牌的市场空间不足三成,二三梯队的快递品牌生存日趋严峻。

  早在2016年初,赵小敏就指出,快递公司在2017年没有完成上市的公司要尽快在2018年上半年卖掉,没有卖掉则会面临很难的境地,接下来免费白菜网站大全2018的中小企业将会陆续面临类似的挑战。

  回望2018年,无论是快捷快递还是全峰快递,即便找到了“东家”,在兼并重组的道路上走得也异常艰难。

  快递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二三梯队快递公司普遍面临资金准备不足的问题,甚至因为亏损欠了很多外债。再加上很多快递公司定位有失偏颇,各个业务都想发展,与头部玩家和新入局者相比,信息化和人才技术运用都远远不够。实际上对于中小型快递公司来说,盲目追求综合发展并不现实,专业化和个性化发展才是正确方向。

  赵小敏更是感慨,经过2018年之后,二三梯队快递公司的底牌已经亮完了,未来可能多数会陷入卖不出去的困境。

  “对于他们来说,最好跟当地产业进行融合,与当地政府、发改委的产业挂钩,变成本土化公司,或者在乡村振兴的大战略中找寻适合自己的机会。”赵小敏表示。

物流新闻手机客户端免费下载 安卓用户下载

本文关键词:青旅物流总部“物是人非”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锦程物流网”的所有文字、图片等作品,版权均属锦程物流网所有,转载必究。若转载使用,须同时注明稿件来源和作者信息,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博聚网